为什么在中国代孕不合法?

2021-08-02 09:52:27 来源:合肥晚报

说起《肖申克的救赎》,人们不免想到这个经典的画面:肖申克监狱图书馆前管理员布鲁克斯,一位在狱中生活了50多年的老头,得知自己即将被假释后惶恐不安。他重返社会后,由于没有亲戚和朋友,难以适应来之不易的自由”,最终在公寓里上吊自杀……

近期,现实版《肖申克的救赎》上演,但结局似乎与电影有所不同。

据CNN报道,曾被判终身监禁、美国服刑时间最长的一位犯人乔·利贡在监狱服刑近七十年后,近期从宾夕法尼亚州监狱获释,得到了梦寐以求的自由。

真正的自由”

1953年2月,年仅15岁的利贡在费城与其他四名十几岁的男孩一同抢劫并持刀行凶,导致六人受伤,两人死亡的严重后果。最终他被判处了无期徒刑。

服刑期间,利贡曾二度拒绝申请假释。他说,他不想受任何假释规则的约束,才是他所追求的自由”。

之后,他的律师将该案提交给联邦法院,并辩称对利贡在未成年时所犯的罪行强制判处终身监禁是违宪的。

2020年11月13日,法官下令在90天内对利贡重新判刑或释放。

2021年2月11日,83岁的利贡出狱了,重获了他渴望的真正的自由”。

自由后的新世界”

68年前的世界,没有手机,没有电脑,互联网”的概念都尚未诞生。当时,艾森豪威尔刚刚就任美国总统,美国连州际公路都没有,马丁·路德·金正在波士顿攻读神学博士。生在阿拉巴马州一个贫困的黑人家庭中,利贡和绝大多数黑人一样,在美国社会受到极大的歧视。

难怪,被捕时已经15岁的他,还是个目不识丁的文盲。

68年后,利贡第一次离开监狱,去到律师办公室。他把脸靠近测温仪,乘坐电梯上到八楼。向窗外望去,他看到了一座焕然一新的城市。我在看高楼大厦。”他的眼里泛着光芒,所有的一切对我来说都是新鲜事,从未存在过的。”

尽管高科技的当下让他陌生,但他说,我珍惜机会,特别是自己的生存机会。”

乔·利贡为了这一刻,已经准备许久。

在监狱里,利贡喜欢独来独往。他大部分时间都在做看门的工作,但他学会了读书、写字。尽管利贡患有关节炎,他却在闲暇时间接受了拳击的训练,通过艰苦的锻炼,保持着身体健康。此外,为了能够适应现代生活,他在牢房里用一台小电视机,在有限的时候打量着世界,争取不与社会脱节。

然而,一台小电视机根本无法收纳这个日新月异的世界。因此,佩斯和其他几个人也在协力帮助他抵御进入新世界的冲击,比如安排福利专家、发起众筹活动等。

现年52岁的佩斯对利贡的情况感同身受,因为他也曾是一名囚犯,被监禁了31年。当他4年前最终被释放时,佩斯因过度刺激而感到身体不适。他担心,利贡的情况可能会更糟。

现在的佩斯,是费城青少年量刑与再入项目(YSRP)的再入协调员。他谈到,许多曾经被囚禁的人在就业、住房等方面会遇到较大困难。但是对于利贡而言,过去68年来最大的变化,其实是他的家人朋友大多已过世。

他现在最熟悉的是他68年监禁生活中的狱友们,一如布鲁克斯。

因此,佩斯正在把利贡介绍给费城的前少年人社区,那里可能有他认识的人。而这也将是,利贡进入新世界的第一步。

影片中的布鲁克斯留给世界的最后一句话是老布到此一游”。

现实中的乔·利贡被问及回到现实世界时是什么样的感受时,他不停地感叹:美,真的太美了。”

尽管利贡也对这个新社会陌生,但他正在慢慢熟悉起来。(东方网·纵相新闻 实习生 马清怡 高兴)

说起《肖申克的救赎》,人们不免想到这个经典的画面:肖申克监狱图书馆前管理员布鲁克斯,一位在狱中生活了50多年的老头,得知自己即将被假释后惶恐不安。他重返社会后,由于没有亲戚和朋友,难以适应来之不易的自由”,最终在公寓里上吊自杀……

近期,现实版《肖申克的救赎》上演,但结局似乎与电影有所不同。

据CNN报道,曾被判终身监禁、美国服刑时间最长的一位犯人乔·利贡在监狱服刑近七十年后,近期从宾夕法尼亚州监狱获释,得到了梦寐以求的自由。

真正的自由”

1953年2月,年仅15岁的利贡在费城与其他四名十几岁的男孩一同抢劫并持刀行凶,导致六人受伤,两人死亡的严重后果。最终他被判处了无期徒刑。

服刑期间,利贡曾二度拒绝申请假释。他说,他不想受任何假释规则的约束,才是他所追求的自由”。

之后,他的律师将该案提交给联邦法院,并辩称对利贡在未成年时所犯的罪行强制判处终身监禁是违宪的。

2020年11月13日,法官下令在90天内对利贡重新判刑或释放。

2021年2月11日,83岁的利贡出狱了,重获了他渴望的真正的自由”。

自由后的新世界”

68年前的世界,没有手机,没有电脑,互联网”的概念都尚未诞生。当时,艾森豪威尔刚刚就任美国总统,美国连州际公路都没有,马丁·路德·金正在波士顿攻读神学博士。生在阿拉巴马州一个贫困的黑人家庭中,利贡和绝大多数黑人一样,在美国社会受到极大的歧视。

难怪,被捕时已经15岁的他,还是个目不识丁的文盲。

68年后,利贡第一次离开监狱,去到律师办公室。他把脸靠近测温仪,乘坐电梯上到八楼。向窗外望去,他看到了一座焕然一新的城市。我在看高楼大厦。”他的眼里泛着光芒,所有的一切对我来说都是新鲜事,从未存在过的。”

尽管高科技的当下让他陌生,但他说,我珍惜机会,特别是自己的生存机会。”

乔·利贡为了这一刻,已经准备许久。

在监狱里,利贡喜欢独来独往。他大部分时间都在做看门的工作,但他学会了读书、写字。尽管利贡患有关节炎,他却在闲暇时间接受了拳击的训练,通过艰苦的锻炼,保持着身体健康。此外,为了能够适应现代生活,他在牢房里用一台小电视机,在有限的时候打量着世界,争取不与社会脱节。

然而,一台小电视机根本无法收纳这个日新月异的世界。因此,佩斯和其他几个人也在协力帮助他抵御进入新世界的冲击,比如安排福利专家、发起众筹活动等。

现年52岁的佩斯对利贡的情况感同身受,因为他也曾是一名囚犯,被监禁了31年。当他4年前最终被释放时,佩斯因过度刺激而感到身体不适。他担心,利贡的情况可能会更糟。

现在的佩斯,是费城青少年量刑与再入项目(YSRP)的再入协调员。他谈到,许多曾经被囚禁的人在就业、住房等方面会遇到较大困难。但是对于利贡而言,过去68年来最大的变化,其实是他的家人朋友大多已过世。

他现在最熟悉的是他68年监禁生活中的狱友们,一如布鲁克斯。

因此,佩斯正在把利贡介绍给费城的前少年人社区,那里可能有他认识的人。而这也将是,利贡进入新世界的第一步。

影片中的布鲁克斯留给世界的最后一句话是老布到此一游”。

现实中的乔·利贡被问及回到现实世界时是什么样的感受时,他不停地感叹:美,真的太美了。”

尽管利贡也对这个新社会陌生,但他正在慢慢熟悉起来。(东方网·纵相新闻 实习生 马清怡 高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