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代孕需要多少钱

2021-03-01 01:49:54 来源:合肥晚报

  【我和我的祖国66】

  高铁来临,阳光迅疾洒遍这个世界

  像一条游龙被海风唤醒

  漫长的海岸线上,和谐号、复兴号

  在蜿蜒飞动

  长龙戏水,流畅、敏捷、迅疾

  在故乡的大海边,高铁来临

  海天线的站台上

  太阳是第一位乘客,正驶往人间

  漫长的海岸线,我无法用缓慢的步子去丈量

  大海的广阔浩渺,也无法用小小的怀抱去拥抱

  而青连高铁,替我伸出长长的手臂

  把黄海揽在怀抱

  青岛、日照、连云港

  现代和古老,远方和故乡

  在这飞快的时代,都成了瞬间相遇的好兄弟

  在闪亮的轨道上,大海的每次相拥

  飞溅着无声的浪花。稔熟的方言里

  我们找到亲人的影子

  太公岛、桃花岛、金沙滩

  一个个城市地标,在飞驰

  向南向北,每一次转乘都是一次华丽转身

  渤海、东海、南海,沿着铁轨动荡

  溅起的浪花里

  很快就会辨认出一个城市的表情

  高铁,使大海飞驰起来,蓝色汹涌

  海浪闪动,海鸥疾驰

  海天线,像我们的梦想,不再遥远

  在山东,每次提速都有太阳和大海的影子

  鲁南高铁,仿佛为大海的心脏

  搭建了一座新生的桥

  纯净的蓝,新鲜的阳光

  被输送,转乘,延伸

  哦,高铁来临

  我们的梦想时时悬浮在大海上

  我们每个人都会生出一双——无形的翅膀

  海南,大海蓝色的火焰

  她从没有冷却过,在这里

  每次搏动,整个大海都在起伏

  蓝色的火焰,被阳光点燃

  这是煅烧后的天空,被海水淬火

  才有这梦幻般的蓝!

  这是煅烧后的一颗心,浴火重生

  才有这强劲的动力!

  每次踏上去,一颗心都会瞬间被这蓝俘获

  他们采集大海的火焰,也获得新的诗意

  火山口,深邃的喉咙,吟啸万年

  曾经的荒蛮之地,一个人流放的孤寂

  在一阵阵海风里,吟成千古诗句

  我看到,“在岩石的深渊里

  大海着魔般的吮吸

  一个洞穴是整个大海的轴心”

  当太阳从大海里孕育,一个蛋黄般的梦

  在这里找到了新生的出口

  大海绷紧海岸线,聚集了无穷的力

  每次涨潮,像响起清脆的掌声

  东沙,西沙,南沙,一个个美丽的岛礁

  在大海里临盆——

  世纪大桥,博鳌论坛,自由贸易港,自贸实验区

  在分娩,大海的襁褓里

  一颗颗明珠,镶嵌在南方

  那时,我刚刚从大海里醒来

  霞光透过醉人的蓝,像一个分娩后母亲

  展露着慈爱的笑脸

  海水平静,荡漾着明净的羊水

  琼州海峡,一条长长的脐带

  阳光里,每一次新生

  都让我幸福地颤栗

  蓝和火焰是我们的胎记

  在这里,每一个事物,都有着饱满的热度和糖分

  每次到来,都会找到一些意想不到的爱

  疆域辽阔,阳光的手臂低低地向我垂下

  大海的九段线,像她的腰身,流畅飘逸

  我对她的爱自私而又辽阔

  一个怀抱,燃烧着蓝色的火焰

  我把余生的爱许给

  椰子、菠萝、三角梅

  给她起一些饱含糖分的名字

  把梦许给蓝天、碧海、火山

  和这里大大小小的岛屿

  让五指山,替我摘下夜空的星星

  藏起一座城的灯火

  藏起一个地名和一个爱情的故事

  在海南,太阳每天从大海里升起

  一切都在新生,一颗心在涅槃

  阳光,点燃了大海蓝色的火焰

  乡村新时代

  母亲说,村子里吃上自来水

  一打开关,老井的水

  一眨眼就流回家

  母亲说,村里厨房改造,开放式的

  一打就冒出蓝荧荧的火,像美丽的花朵

  再不用蜂窝煤,不用柴草

  让站立了几千年的烟囱

  孤独地站着

  她再也不用煽风点火,再也不用流泪

  再也不用咳嗽

  天格外蓝,麻雀在烟囱里抱窝

  村里复垦,老房子搬迁,全村住上楼房

  夜晚街上路灯通亮

  老村不再叫村子,叫社区

  户口本上农民改成居民

  她们领上养老保险、医疗保险

  夜幕降临的村广场上,随着舞蹈的人群

  扭几下,仿佛回到少年

  她说的时候,在山东老家

  我在遥远的北京

  她说的时候,我在奔波的生活里

  她和故乡就在我的面前

  八十岁的老母亲

  学会了用智能手机,学会了微信聊天

  她一次次把故乡的新鲜事发给我

  把故乡的月亮发给我

  把一颗慈爱的心发给我

  我们面前的新时代

  城乡已近在咫尺

  (作者:罗兴坤,系公务员,本文为《诗刊》征集稿件)